首页

旺彩官方最新版本下载

大小:74KB 语言:简体中文

阅读: 526 系统:Android/Ios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05日

特别推荐列表

旺彩官方最新版本下载点评介绍

1.世贤不忍美芳被如此对待,终于万般无奈地娶了美芳。鈻
2.听了这些话,小君哭着摇头说请妈妈不要说了,她听了很害怕,害怕失去妈妈。淑华只是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安慰着她,以后一定要勇敢。鈻
3.红云想去海南找陈建军,寒春娥却生病了,只好先延迟去海南。鈻
4.暖秋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鈻
5.电视剧《心术》改编自作家六六的同名小说。《心术》揭示出当代中国的医患关系现状。剧中,海清饰演美小护,吴秀波出演二师兄霍思邈,张萌饰演年轻漂亮的VIP病患家属,与霍思邈擦出了爱的火花,可最终还是美小护和霍医生结成医护伉俪。鈻

旺彩官方最新版本下载版

6.徽州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十四集大结局鈻
7.导演:林楠鈻
8.一次,陶乐和余灵芝意外发现佑芳原来有着极佳的味蕾,但却对食物没什么要求,老是喜欢吃泡面,让两人都觉得很奇怪,更是认定佑芳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一次余灵芝被疯狂追求者攻击,胡应邦救了她,她却误以为救命恩人是方佑芳,对方佑芳产生了好感,还主动求追他。鈻
9.舅妈把淑华留下的漂亮衣服都卖了,几件值钱的首饰有的留下,有的卖掉。小君偷偷藏起照片和几幅淑华的刺绣,随时都贴着身体绑在身上,不让任何人拿去。鈻

点击查看全文

热门推荐

新闻时讯

热门评论

斋溶:

第十一集六十年代初期,正在中国被三年自然灾害折磨得千疮百孔时,又遭到了苏联的反目,危难时刻,朋友变成了敌人,伺机已久的国民党也隔海向大陆伸来了反攻的魔爪。此时的安在天,在苏联向破译大师安德罗学习破译密码技术。安在天惜别了相处四年的老师安德罗,奉命归国,一同归来的还有妻子小雨的骨灰。北京总部,铁院长已经成为总部的副部长,金鲁生也随他调到总部工作,安在天本人也荣升为701的副院长。铁部长告诉安在天,目前台湾国民党的反攻趋势严峻,蒋介石正在大搞“光复大陆”的阴谋,同时启用了一套新的联络新密码——光复一号密码。将安在天紧急召回就是为了破解该密码,安在天顿感难担重任。情报处柳处长告诉安在天,光复一号密码的原身就是美国的“世纪之难”密码,出自于一个名叫斯金斯的苏联顶级密码师之手,安在天顿感不妙,因为斯金斯曾是安德罗的同学,他深知以701的实力,破解斯金斯的密码绝对不可能。安在天提出在数学界寻求援助,铁部长批准了。数研所孙书记接到了迎接安在天的指令,立刻在招待所恭候,几经周折终于和安在天碰面,将安在天安排在安全的301房间,袁处长为暗中保护安,住进了对门。孙书记按安在天的要求从数研所中选择了7个数学专家参加安在天的选拔考试。清晨,安在天在食堂,在一个漂亮女人大胆的凝视下,吃完了早餐。回招待所取试题时,那女人早已在院中恭候多时,此人就是黄依依。32岁的黄依依是留美归国的数学博士,但考试人选中并没有她,黄依依向安在天大胆地要求参加考试。选拔考试已经开始,黄依依在招待所的房间中向安在天争取考试资格。谈话中,黄依依偶然见到了考题,顿时一改常态,专注的样子令安在天对其产生了兴趣,决定给黄依依一个考试的机会。安在天向孙书记打听,得知黄依依曾是美国顶级破译家冯·诺伊曼的手下,在国内的数学界享有盛名,但由于生活作风问题,没有成为此次选拔的人选。第十二集黄依依短时间内准确地做出第一道考试题,更令安在天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能丝毫不差地预测出7名参考人员的答题情况。安在天决定让黄依依将第二道题继续做完,但孙书记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黄依依空手告辞,但心中已经记下了考题。孙书记向安在天推荐谢兴国为最佳人选。谢兴国来到安在天的住处面谈,在安在天精心设计的心理测试中,谢兴国暴露出软弱的性格缺陷。黄依依找安在天,气愤地道出第二道考题的玄机,猜出安在天的特工身份。此时安在天已经确定黄依依曾经干过破译工作,同时暗自决定她就是最佳人选。安在天向孙书记调取黄依依的档案,书记以黄依依作风不正、放荡不羁的理由予以阻挠。但安在天心意已决。而就在这时,黄依依被谢兴国的老婆打了。黄依依约安在天在咖啡馆见面,她以为安在天不知道她被打的事。铁部长收到“光复一号”的破译资料,并请来曾多次破译出美式密码的专家胡海波,希望他能前来协助破译“光复一号”。与此同时,铁部长接到了一个令他难堪的电话,有人告发安在天和黄依依有暧昧的关系。安在天在咖啡厅里认识了林姐和谢耶夫,黄依依不知道安在天去过苏联,用俄语对林姐透露出对安在天的爱意,全然不知安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安在天一心想跟黄依依谈正事,黄依依却要他和自己跳舞,安在天无奈,只得留下一瓶从苏联带回来的止疼药,先行告辞。第十三集铁部长已经得到安在天要带回黄依依的消息,并决定见一见这个颇有争议的黄依依。胡海波自言难以胜任“光密”的破译,并给铁部长推荐了一个破译密码的人选——张茜。黄依依和安在天在招待所院子里少不了一通撕扯,当安在天提及要将黄依依带回701时,黄依依竟然一口回绝。安在天强拉她上车,黄依依竟对着他的手背狠狠地咬了一口。路上,黄依依看着安在天被自己咬伤的手背,又拿出他送给她的那瓶止疼药,细细地为他抹了起来。安在天哭笑不得。总部门口,看到黄依依另类的打扮,站岗的哨兵认为她是“女特务”,差点儿将她抓了起来。见到铁部长,黄依依依旧一脸不高兴,冷若冰霜,不料,胡海波竟然一眼认出黄依依就是他推荐的那个人——张茜,两人都被这突然的相遇而惊呆了。胡海波给铁部长出谋划策,要想让黄依依欣然配合工作,首先必须在心理上压倒她。铁部长和黄依依单独谈话,并单刀直入地让黄依依提条件。黄依依见反对无济于事,便提出了要求:破译密码后必须允许她离开701,同时还故弄玄虚地要求离开时要带走一个人。铁部长答应。临行前,黄依依和安在天一同挚诚地拜过祖冲之的雕像。安在天连同黄依依带着光密的资料,登上了返回701的飞机。飞机上,热情的黄依依已经开始了对安在天火辣辣的爱情攻势……701已经迁址大西北。大漠驼铃,黄依依看到了不一般的风景,激动不已,和安在天一起对着天空大叫起来。此时,701徐院长已经为迎接黄依依的到来作了充分准备。众目睽睽之下,黄依依熟练地打开了装有“光密”资料的铁箱,取出斯金斯制作的商业密码机,三本她的专著,和国民党三军连以上军官和地方各大国务、警务部门科以上官员的花名册,众人喜出望外。无意间黄依依知道了安在天曾在俄国生活过,回忆起咖啡厅和林姐说过的话,顿感羞愧难当。第十四集演算室内,黄依依和安在天比赛打算盘,两局下来,黄依依一负一平,一向以算盘高手自居的黄依依,竟然败在了安在天的手下。聊天中得知,黄依依就是凭借打着一手好算盘而成为了冯·诺伊曼的手下,而安在天也因为临时抱佛脚,用算盘争取到去安德罗身边工作的机会。二人都为彼此的才智所折服,惺惺相惜。安在天带黄依依拜访破译处长陈二湖,路上一再叮嘱她,在陈二湖面前要毕恭毕敬,但二人见面,黄依依却没有丝毫收敛,陈二湖也针锋相对,舌战后,黄依依反而要求陈二湖参与此次破译工作。安在天极为不解,黄依依告诉安在天,密码的成功破译需要有人坠入陷阱,其他人才能绕开陷阱,而陈二湖就是这个“替死鬼”。安在天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一种类似乒乓球比赛一样的团队精神。夜晚,安在天独自在家对着亡妻的灵台诉衷肠,黄依依来访,无所顾忌地表达对安在天没有保留的爱和欣赏,使安在天在亡妻面前无地自容。但似乎黄依依并没有气馁,她反而认为爱情给了她机会。第十五集特别行动小组首次开会,陈二湖被任命为组长,黄依依却无故缺席,安在天叮嘱黄依依的助手小查将会议内容传达给她。小查到处寻找,只见黄依依正在小树林里逗树枝上的小松鼠。小查提醒黄依依去上班,两位女子谈话投机,很快成为了朋友。黄依依以安在天的身份给安德罗写了一封信,希望安在天能够寄给安德罗,从而了解关于斯金斯的个人资料。黄依依研究发现,斯金斯研制的这部商用密码机是照搬二战时期德国著名的英纳格码,安在天恍然大悟,他们为斯金斯的无赖行为感到气愤,同时更觉得斯金斯的密码莫测难破。转眼间,一个月过去,破译小组的人都在埋头研究密码,黄依依却只对两件事情感兴趣,上班时间在破译室里面琢磨木头模型,下班时间去喂小松鼠,研究没有丝毫进展,她的办公室不允许除小查外的任何人踏入一步。没事时候,就去和警卫连的战士下棋,赢回很多战利品——鲜花。与此同时,陈二湖发现敌人情报数量骤增。黄依依对安在天的爱有时又有些象小孩子过家家,因为安在天无心说出的一句玩笑话,她竟负气上了沙河,差点儿跌入沙坑里。就在生死瞬间,是安在天及时赶到,才救下她一命。于他,是做人的本能;于她,却认为是他爱自己、愿意生死相许的表示。

云长星:

第十一集展颜去找纬凡回季氏,想让纬凡重操旧业,做心理咨询师,纬凡以为是为了以安,她甚至想把季冬阳的一段情说出,但没想到遭到展颜斩钉截铁的反驳。方家想挽回小两口的感情,建议二人一起出去读书,纬凡拒绝想留在家里照顾小孩,让以安自己出去读书,而纬凡也决定接受季氏的工作。以安震惊展颜为何要纬凡回去,他去找展颜谈,告诉展颜自己将出去念书,希望展颜挽留他,亲口说出“不要去”,但展颜没有……展颜突然撮合周大山和子娟,甚至强迫周大山,但过生日时又让她想起季冬阳,季冬阳到底在哪里呢?永心和其威已有了感情,春风不甘找人打了其威。第十二集季长宇见到其威被殴心痛不已,请禾敏带他去上海。一行三人到了上海,永生却不愿和他们母子同住,此举让禾敏很不安,但此时的永生照着计划一步步接近展颜……禾敏带着其威到娟子小馆用餐,其威遇见以珠,两个年轻人很快成为朋友。在一次商展中,展颜气愤下拿走一位客人皮包,混乱中永生带走展颜,永生并没有照着常规责备展颜,两个陌生人却像朋友一样互相安慰着……展颜的偷让周大山、以安担心,大山希望纬凡上班治疗展颜的病,但以安认为纬凡自己都自顾不遐了,哪能医治他人,但展颜心里却知道,再也没有人像季冬阳一样包容她了……第十三集展颜偷窃像骨牌效应一样,麻烦越来越大,很多原本谈好的俱乐部的计划都被取消,记者也一一挖出展颜的过去,展颜和季冬阳之间的关系也被扭曲了,俱乐部面临危机,周大山、以安、纬凡、子娟全都很担心。纬凡劝展颜接受形象包装设计,展颜拒绝。展颜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以珠和其威邂逅,茶饭不思,一切都看在纬凡眼里,她知道以珠恋爱了。一次在街上的巧遇,以珠把其威带回家,她想让纬凡分析,这个男孩,为何说谎,为何骗人……第十四集禾敏无意中见到大山,从大山、子娟口中知道俱乐部要找公关公司包装展颜,于是加快了自己计划的步伐。子娟知道展颜想藉公司的危机引出季冬阳,或许这次的危机季冬阳会出现,但是展颜或许还是失望了……展颜还是接受了公关公司的包装,永生也如愿接近展颜。展颜初见永生时非常抗拒,以为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但是在谈话中展颜完全慑服在永生的见解中。周大山也因为几次见到禾敏,而惊见一个如此气魄、豪迈、不羁的另类女人,周大山完全倾倒,但此时的永生刻意与禾敏保持距离令禾敏不满,二人大吵一架。永生不愿在一段情感中得不到同等对待,想与禾敏分手,禾敏伤心欲绝。而另一头的以珠也已爱上其威而无法自拔。第十五集永生与禾敏的崩盘使得二人的计划生变,而永生也陷入对展颜的迷惘中……纬凡对江永生颇不能认同,她认为永生像季冬阳般对待展颜,肯定有问题,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以珠一头热地做辣椒面接近其威,其威拒绝,令方母大为不满。周大山在酒吧遇见禾敏,禾敏心情不好买醉,周大山非但不介意,还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还能如此生活更感佩服……第十六集永生进入俱乐部,想了解每一个人的过去,包括王琪。周大山首先发难阻止,他认为江永生不怀好意,但纬凡认为来不及了,因为展颜对他已言听计从。永生和展颜的相处充满暧昧情愫,展颜在江永生面前时而成熟,时而纯真,时而无辜,样貌多变……第十七集江永生对展颜说出一句季冬阳说过的话,“爱情是一种遇见,在适当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便成就了爱情”……展颜迷惘了,江永生是谁?为什么会说出一样的话……禾敏听从季长宇的话,为了进入季氏而接近周大山。一次在酒吧中,其威、以珠巧遇展颜和永生,其威与永生打了起来,一群人闹到了警察局,禾敏见到了永生对展颜的呵护,心都碎了……展颜不满周大山对待禾敏的态度,周大山讨厌江永生,二人发生冲突。永生去找禾敏,二人在争吵中又和好了,计划还是要继续下去。在台湾的永心辞了工作,决定去上海找其威。其威对以珠完全没有意思,让以珠伤透了心……第十八集纬凡去找永生,却自取其辱,永生要她抱着宝宝出来感谢展颜,纬凡没理由拒绝,没想到此举揭开子娟的伤疤,让展颜心痛不已。展颜责问永生形象包装非要在别人伤口上洒盐吗?永生辞职,禾敏十分开心。永心来了,听到永生和禾敏要分手的消息相当开心,这样就可以和其威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但遭到永生的反对。以珠知道情敌来了,准备和永心来一场公平的竞争……第十九集其威、以珠、永心去酒吧玩耍,却发生斗殴事件,永心受伤最重,永生相当生气,他希望永心回台湾,但永心祈求让她留下。俱乐部很多员工集体辞职,大家都不愿替展颜工作,展颜自觉是一个失败的人。子娟知道展颜为了保护自己放弃形象包装,心有不忍,主动召开记者会,公布自己是罪犯所以把展颜托孤给季冬阳,展颜的偷是因为从小没爱造成……禾敏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质问永生是否爱上了展颜,永生竟答不上来……第二十集展颜身世一夜曝光,她以为这一切都是江永生所为,来找永生,进门就捅了永生一刀,并切断电话线,永生生命垂危。大山、以安、纬凡及时找到江家,看到倒在血泊中的永生及时送往医院抢救。展颜在公司被警察带走。幸好永生没有生命危险,并声称是自杀。展颜被律师担保,但需交保释金5万,以安到处借钱。展颜被关,大山去求禾敏放过展颜,禾敏拒绝。

鲍芸静:

电视剧《家风》是一部主旋律题材的电视剧,塑造了一位开明果敢、正直坦荡的老干部杨正民,并围绕他自身及其三个儿女的情感生活,纠葛出层层矛盾,于情与理之间折射出对人生的认知与哲思。第一集广南省人大副主任杨正民的家人为杨正民的六十大寿忙碌着,今天大儿子和未曾谋面的儿媳以及小孙女也从海外归来了。儿媳是白海燕让杨家老小吃惊不小,小女儿锦裳爱上了父亲的司机汪锡军。白海燕决定不和大伟回美国要留下开创自己的事业,锦裳因为上课忘了去小汪家吃饭,这件事引起了汪妈妈的不满,汪锡军由此而不理锦裳了。大女儿锦萍骄横跋扈,女婿牛建国是个妻管严,俩人结婚多年也没有孩子,这件事成了夫妇俩的头等大事,闷闷不乐地锦裳来跟父亲抱怨不想当高干子女了,父亲的一技妙着让她既得了汪妈妈的认可又与小汪冰释前嫌。杨正民想见小孙女,大女儿锦萍是儿媳白海燕是闺中密友。锦萍见到聪明美丽的小贝贝,锦萍要带小贝贝去见爷爷,被白海燕制止了。第二集锦萍偷偷跑到幼儿园接出了贝贝!杨正民终于在游乐场见到了自己的亲孙女.白海燕跑到杨正民的办公室警告杨正民.贝贝是自己的孩子不许杨家人随便参观.锦萍终于怀了孕,牛建国又分上了新房子.夫妻俩欢天喜地的去看新房子没想到却遇见了建国的初恋情人黄曼芳,锦萍的公公牛志浩即是杨正民的老战友又是他的老冤家,省水利厅的七通一平是牛志浩主抓的,人大有代表提出了反对意见工程下了马,牛志浩又把这笔帐记到了杨正民身上.建国收了一张价值不非地高尔夫会员证,还被同事们戏称为"小二黑处长""玩得乐处长",牛志浩警告儿子不要太过火.黄曼芳的母亲黄玉芝是省歌舞团的舞蹈演员.没想到她刚到省老年大学教舞蹈,一封匿名信就接踵而至.省里经发局要在七通一平的原址上与外商合资建药厂,建国是中方的首席谈判代表。第三集谈判开始了,建国因为忙着打高尔夫而迟迟未到。外商由此而撤了资。建国提副局的事也被人大否决了。锦萍不知其中原由来求父亲为建国提升的事说好话,建国受到了局长的批评,情急之下写了要求去郡山扶贫的申请。杨正民偷偷卖掉了自己的藏画对虾图接济了一位老战友,马桂梅无意之中发现了卖画的收据,夫妻俩人吵了起来。马桂梅一气之下要与杨正民离婚。杨正民在办公室里看到了建国的扶贫申请。建国榜上有名真的要去扶贫了。大醉而归的建国对锦萍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锦来萍由此知道了建国要去扶贫的事,父亲的态度让锦萍大失所望。万般无耐之下锦萍只好求助于公公牛志浩了。主汛期就要到了杨正民是抗洪小组的组长要去一线领导工作。马桂梅因为家事和杨正民怄气。牛志浩要进省人大了。第四集连天的台风和暴雨,要是再不放水就会给沿海的县市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杨正民破釜沉舟,又惹怒了牛志浩。洪水过去了,杨正民因为劳累过度而病到了。杨家俩口子的关系也缓和了。牛志去浩因为放水的事而在人大上落选了,他要离休了。锦萍为了建国的事又来求母亲帮忙偷画,马桂梅禁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了。偷画不成,马桂梅硬着头皮去找了何书记。她兴高采烈去找女儿邀功却招来了女儿的一通数落。牛志浩听说自己是杨正民当清官的绊脚石极为气恼。当晚就打电话质问起杨正民来,锦萍也收到了同样内容的信,杨正民的办公室里大女儿锦萍哭着质问父亲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牛志浩在他六十岁生日那天离开了自己工作了许久的办公室,牛志浩来到何书记的办公室请求何书记让建国到艰苦的地方锻炼锻炼。第五集锦萍停了新房的装修。与建国大吵一场并扬言要把孩子打掉。搬回家住的锦萍与父亲却是恩怨重重。酒吧里锦萍与帅哥李放卿卿我我,大醉而归的锦萍失口说出对父亲的不满,招来了母亲的责备,锦萍的心中为之一震,锦裳与汪锡军的亲密接触被锦萍看到,杨家一时间如临大敌一般,唯一省心的女儿如今也不省心了,杨正民推心至腹的与小女儿谈了一回没想到被小女儿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杨正民约建国来到河边,把自己多年的心愿告诉了建国,希望他能帮自己实现这个心愿。并告诉建国只要做出政绩来走仕途理所当然。马桂梅来到汪妈妈工作的商场告诉汪妈妈愿意给小汪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汪妈妈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当晚汪妈妈告诉锡军不要在和锦裳来往了。又是星期五了锦裳在乒乓球馆里苦等汪锡军。(来源:央视国际)

尚忆安:

第11集想南好奇地打听忆罗的过去,无意间却发现忆罗和自己竟然还有一段不寻常的过去。想到自己父亲陈金鹏给忆罗造成的痛苦,想南对忆罗有了一种负罪感。她坚定地对苏苏说她决定去当忆罗的伴娘。第12集婚礼上,忆罗又接到陈金鹏的“礼物”。忆罗和包万象谈好合同,忆罗要那合同,他拿出宾馆房间钥匙,忆罗和包万象乘电梯去房间。两人的暧昧举动被苏苏看到,苏苏奉命去帮想南付凤姑的医药费,看到病历单后惊奇地发现原来想南的母亲正是凤姑。第13集苏苏找忆罗挑衅,告诉她想南是凤姑的女儿,而且凤姑的丈夫就是陈金鹏。原来,陈金鹏在多年前找到涂小震撒谎骗取涂小震为他整容,手术很成功,陈金鹏从此以园丁阿明的身份潜伏在顾家周围。包万象继续追求忆罗,忆罗为了马奔的事业只好去周旋。第14集马奔想放弃同包万象公司的合作,忆罗说没那么容易。忆罗来到病房,对着沉睡不醒的凤姑诉求。涂小震在继续追求想南的过程中,向想南透露了一个秘密——阿明。想南对着沉睡的凤姑说父亲其实没有死,凤姑突然轻声地喊了想南的名字。第15集凤姑还是没有恢复记忆。忆罗来到病房看凤姑,她有许多话要说,可是凤姑没有回应。阿明(陈金鹏)找到忆罗,忆罗给了他五万元,条件却让他大吃一惊。他在医院看到想南对凤姑的精心照顾,阿明感念想南这个假女儿对自己和凤姑远胜过忆罗这个真女儿。第16集阿明有个流浪诗人邻居叫罗尔,罗尔实际上正是想南的真实父亲。陈金鹏溜进医院来和凤姑告别,正在这时,忆罗潜入医院想拔掉帮助凤姑呼吸的导管,阿明出手制止了她。陈金鹏突然死亡,忆罗轻松不已,此时凤姑恢复了记忆。想南去收拾阿明的遗物,碰到了阿明的邻居罗尔。第17集想南赶紧拉着忆罗去见罗尔,说可能找到了她的父亲,可是忆罗不肯去。大路调查陈金鹏的案子,他找到忆罗。想南将诗集送到顾家,忆罗拦住想南,攻击她垂涎顾家的财产。两人的争论被顾妈妈听到,顾妈妈开始修改遗嘱。忆罗开始不停地呕吐,她怀疑自己怀孕了。第18集想南给凤姑看陈金鹏的骨灰盒,凤姑流出热泪,凤姑说她有话要说,但是只能跟顾妈妈一人说。顾妈妈听到凤姑要见自己,顿时心乱如麻。顾妈妈终于同意和凤姑见面,时间安排在忆罗去电台接受采访的那天。他们的谈话被马奔听到,并将内容告诉忆罗。第19集顾妈妈收拾好房间等凤姑的到来,凤姑果然说出了真相。就在顾妈妈震惊不已之时,忆罗却回来出现在她们面前。忆罗不认自己的母亲凤姑,她掐住了凤姑的脖子,顾妈妈指责忆罗,忆罗在冲突中失手将顾妈妈推下楼梯摔死。凤姑大惊,她要忆罗离开,自己承担了杀死顾妈妈的责任。第20集马奔接到忆罗电话,让他悄悄去偷出顾妈妈的银行保险柜钥匙,才发现在顾妈妈的遗嘱中本来就将遗产全部留给她,忆罗第一次陷入深深的悔恨之中。大路用案情现场模拟推翻了凤姑的证词。此时忆罗正在想南这里,忆罗请求想南原谅自己。老关叔来信要想南回静雪河一趟,老关叔将一个婴儿和一封信放在想南手中。同一时间,马奔和罗尔正在完成自己生命中的自我放逐……

谬梦蕊:

第二十一集慕雪实现和威廉之约定,答应一经确认家宏安然无事,就和威廉成婚。顺昌终于安然回到葛家,面对老夫人焦急询问家宏和慕雪的下落,顺昌也只能隐瞒以对。重伤的家宏和小盖子回乡途中,巧遇女扮男装的人凤,人凤似乎来头不小,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大呼小叫,于是她反而对家宏这个对她不客气的男人产生兴趣。威廉先送慕雪回到杜家,杜家人还以为是锦儿回来了,后来才发现是真的慕雪回来,真是失掉一个又找回一个,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第二十二集慕雪和小圆喜秘密来到威廉家,想要寻找蛛丝马迹,证明锦儿并非投湖自尽。慕雪找到锦儿当日留给威廉的信,信中说到会好好地活下去,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寻死,慕雪更加确定事有蹊跷。蕙姑发现锦儿房中的慕雪,误以为是鬼魂前来索命,心虚求饶。慕雪在杜震房中发现和锦儿一样的金锁片,杜震终于坦承慕雪和锦儿实为双胞胎姊妹!并和盘托出过往的一切,原来慕雪和锦儿并不是杜妻所生,生母是杜震的红粉知己,生下孩子后,为不让杜震为难,她留下一女之后离去。也是因为杜妻因练功而无法生育,杜震将慕雪抱回,谎称是抱来的孩子……慕雪和小圆喜见蕙姑鬼鬼祟祟地进入一药铺,心起疑窦。小圆喜想起此药铺是帮如烟安胎看诊的丈夫所开。慕雪心里已经有底,于是入门试探,果然得知如烟怀孕全是编造出来的!第二十三集湖洲大街上,出现了一名落魄狼狈、状至疲惫的女子,锦儿竟然没死!她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湖州,巧遇葛家下人,赶紧将她带回……锦儿只好继续将慕雪剩下的戏演完。老夫人见到锦儿,虽然不知这个才是真的,却也是开心不已。顺昌继续跟踪、追查线索,终于让他知道设计陷害他们的人就是裘万千!顺昌找上门,逼问裘万千慕后指使者,裘万千坚持不说,顺昌已被逼到绝境,竟身上绑着炸药、掏出枪疯狂扫射,自己也被裘万千以匕首刺中倒地。顺昌的尸体被抬回来,竟没瞒住老夫人,老夫人哪里还经得住这个刺激,终于昏死过去。老夫人对锦儿交代后事,让她照顾家宏之后,就断气了……杜震怕慕雪再有不测,于是反对慕雪继续住在威廉家,慕雪不从,父女俩又是一顿争吵。杜震要跟威廉讨回大盛钱庄的股权,威廉自是不给,争执之中说出慕雪已经嫁给家宏一事,杜震无法接受女儿竟嫁给死刑犯,怒斥慕雪,父女关系再度破裂。威廉充满恨意,竟酒后乱性,要非礼慕雪!第二十四集威廉想占有慕雪,慕雪抵死不从,威廉只得作罢。威廉凭借顺昌欠下的债务,查封了葛家大宅,锦儿一干人只得被迫离去。久别重逢,家宏和锦儿互诉别后景况,锦儿不信慕雪是如此薄情之人,猜测其中必有误会。经锦儿苦口婆心激励,家宏决心重创一番事业。人凤费尽心思找到湖洲葛家,却惊见葛家已遭查封。通过跟踪小盖子,人凤终于找到家宏。第二十五集锦儿回到雪园,乔装成慕雪,威廉不察错认,惊诧于慕雪对他的态度转变,沉醉于柔情之中。锦儿借机套问陷害家宏一事,威廉仍是全盘否认,并将一切罪过推向杜震不该嫁个假女儿给他,锦儿听了伤心欲绝,情绪失控,拿出匕首就往威廉刺去,威廉此时才知原来眼前的人是锦儿!如烟闻声而来,和锦儿一阵扭打,锦儿不慎被碎花瓶所伤,奄奄一息。慕雪赶来,告知锦儿俩人确实是双胞胎姐妹,锦儿含笑而终。痛失所爱的培元决定离开伤心地,远赴英国。慕雪为了不让锦儿白白牺牲,加上要查明葛家落败真相及巩固大盛钱庄,不顾杜震反对,决心回到雪园。第二十六集人凤慢慢知悉家宏惨遭家变的遭遇,于是捏造一套同样悲惨的际遇,藉机和家宏拉近距离,家宏终于真心将女扮男装的人凤视为好兄弟。然而某日官兵将人凤、家宏和小盖子一行人逮住,关进牢里。众人这才得知,原来人凤竟是知府大人易正邦的千金!家宏一行人被释放。如烟巧遇以前客人钱大钧,大钧明显对如烟表示好感,如烟正好趁机利用大钧以图挽回威廉。威廉出不了丝货,其它丝厂的货又全部都被钱大钧订走,威廉前去找大钧帮忙,不料吃了个闭门羹。正自烦恼之际,得知如烟和大钧有交情,于是请求如烟帮忙,如烟乐于重新掌控威廉。第二十七集易正邦得知家宏决心重振家业,再加上看出女儿心系家宏,于是决定帮助家宏。易父答应帮家宏照料小盖子等人,并答应调查之前的案子,要家宏安心到上海投靠他父亲的拜把兄弟大钧,并帮家宏改名叫毕重生。大钧看在如烟的面子上,答应调丝货给威廉,却在利润上占尽便宜,威廉只能有苦难言。慕雪从人凤口中知道家宏已离开湖洲,失望不已。家宏来到上海投靠大钧,开始在大钧生丝厂上班。家宏努力工作、并以其专业知识帮工厂解决了蚕热危机,大钧对家宏赞赏不已。第二十八集汤玛士决定和威廉合作。慕雪陪同汤玛士来到大钧生丝厂,惊见疑似家宏的背影,然而听到的却是毕重生的名字,猜想可能是自己看错了。慕雪无意间听到威廉吩咐下人,买通蚕农囤积桑叶,让大钧的蚕都饿死,出不了货。威廉也暗中请人调查毕重生,慕雪听到毕重生是湖洲人,心里一惊。慕雪偕同小圆喜去找这个毕重生,发现他果然就是家宏!家宏见到慕雪,内心爱恨交织,口出绝情之语。慕雪忍着心痛,提醒家宏要注意蚕农的动作,并警告他威廉已对毕重生这个名字产生了兴趣,叫他小心。桑农闹着要涨价,联合起来不愿出货,家宏机灵应对,提出将蚕农的债务全数转到大钧名下,待赚钱再摊还,而且不收利息,蚕农心动接受,家宏顺利摆平纷争。第二十九集家宏不解慕雪既然已离他而去,为何还要帮他?慕雪一时情难自已,终于坦承当初离开他是和威廉做的交易,惟有如此做才能保住家宏性命。家宏此时才知自己误会慕雪,自责不已,俩人终于前嫌尽释。第三十集如烟毛遂自荐接近汤玛士,帮威廉谈成军火生意。此时,威廉终于知道毕重生就是葛家宏。大钧六十大寿,贺客盈门,威廉也带着慕雪和如烟到场。大钧当众宣布收家宏为义子,又撮合家宏和人凤的喜事,来个亲上加亲,家宏错愕、慕雪失落。家宏为难,心里只有慕雪,却又碍于易父和大钧的恩情,不知如何是好。人凤体贴安慰,要他先重振家业,婚事以后再说。另一头易父和大钧也在商量,必须对军火生意严格把关,以免造成官府损失。

门梦影:

(第27-28集)第二十七集钱之江借刀杀人一计成功,不料闫京生却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指证钱之江就是“毒蛇”,他之死再次掀起了七号楼的轩然大浪,揪出共产党的第二轮“战争”再次打响,一时间,钱之江成为众矢之的。看到闫京生的血书,刘司令声泪俱下,而心狠手辣的代主任却仍不罢休,一方面把闫京生的死栽赃给共产党,另一方面绞尽脑汁猜测“毒蛇”的战术。丧尽天良的特务连闫京生的尸体都不放过,详细地对尸体作检查,以防闫京生借自己的尸体送出情报。代主任指使童副官采用逐个击破的方式审问嫌疑者,却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钱之江反驳童副官的精彩言词让代主任暗暗叫好,同时暗自察觉一心向佛的钱之江有着过人的智慧。钱之江企图借唐一娜之口再施一计,不料却被代主任看出破绽。代主任安排钱、唐、汪三人互相当面揭发,钱之江把矛头对准汪洋和童副官。罗进在石门饭店与地下党负责人“彩云”秘密会面,“彩云”指示要确保与“毒蛇”的联系畅通,使特使行动如期进行。第二十八集会上,代主任冷眼观察唐、裘、汪等人小丑一般的互相撕咬,却仍旧看不清隐匿的“毒蛇”。这场反人性的心理之战仍在继续。为了引“毒蛇”现形,代主任故意开通并监控了黄一彪房间中的电话,不料第一个监听到的竟是童副官打给刘司令的电话,童副官请求刘司令调他离开7号楼,遭到拒绝。代主任前往刘司令家,赠与一部新式电话,并帮着安装。黄昏,罗雪和罗进开车谨慎地接近7号楼,想借吃饭之机与钱之江碰面,钱之江明智地选择了回避。“彩云”紧急传达中央指示,要求尽快搞清敌人截获的我方密电,恢复同“毒蛇”之间的联系。同时,“彩云”开始怀疑“警犬”已经被捕或者牺牲。万般无奈的罗进为了逼刘司令放出钱之江,亲手导演了一出绑架天天的苦肉计,可是无果而终。无独有偶,钱之江的一场黔驴之技正在7号楼上演,他故意发狠地吃辣椒,引发了胃出血,但依旧未能走出7号楼。两次计划都未达到目的,不料,却被奸诈的代主任看出了破绽,代主任寻找“毒蛇”的视线慢慢地向钱之江聚焦。(第29-30集)第二十九集代主任找到尚未痊愈的钱之江,谈话中,对其发动了心理战术,钱之江依旧冷静应对,不卑不亢,语言中竭尽对代主任轻蔑嘲讽之意,又未露半点蛛丝马迹。与此同时,罗进、罗雪、“飞刀”等人正在紧急策划营救钱之江的行动。连续截获到无关紧要的敌情,“老虎”和“火龙”开始怀疑敌军电台的真实性。黄一彪通过报纸把“警犬”被捕的假消息公布于众。罗进等人来到钱之江每天必去的餐厅等候,想借晚餐时间救钱之江逃离,但由于钱之江没有出现,精心营救计划取消。就在当晚,代主任与钱之江之间的“猫捉老鼠”游戏却愈演愈烈。代主任借送饭之机,安排了一个老头为钱之江提供发送情报的机会,诱其露出破绽,钱之江一眼识破了诡计。一计不成,当晚,代主任又导演了一出营救“毒蛇”的好戏,不料,又被钱之江识破。钱之江见到刘司令,暗中告知刘司令也是被怀疑对象,并暗示其私宅电话被监听。刘司令表面表示不信,回家检查,竟在代主任赠与的电话上找到了一枚监听器。罗进第一次营救活动没有成功,又派“飞刀”独自夜探7号楼,企图暗中将钱之江救出。不料“飞刀”刚刚接近7号楼便惊动了特务,面对众多敌人,“飞刀”自知寡不敌众,毅然饮弹自尽。代主任再次上演苦肉计,找来“断剑”冒充“飞刀”,并在钱之江面前百般折磨,逼钱就范。就在代主任举枪之时,钱之江要求给假“飞刀”作超度,发现此人正有六指,断定对方正是“断剑”。钱之江伺机亲手杀死了这个软骨头的叛徒。第三十集黄一彪伪造的“警犬”被捕一文已经见报,“彩云”和罗进商议是否改变特使行动计划。“老虎”和“火龙”又截获了敌军假中藏假的情报。“彩云”看到,反而决定会议如期举行。代主任为确保能够迷惑共产党,迫使钱之江将假情报再次发送,钱之江不得已而为之。代主任借钱之江的名义将一沓钱及假情报转交给罗雪。两个相同含义的假情报,更加坚定“彩云”确定会议如期进行的想法。在这令人窒息的7号楼中,裘丽丽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唐一娜也向远在贵州做司令的父亲求助,希望脱离监禁。在丰盛的晚宴上,钱之江和唐一娜跳了人生中最后一曲探戈。当阳光再次普照大地的时候,钱之江已经服毒自尽了,冰冷的尸体上只放着两封信,一封表示对党国的忠诚,另一封则是给妻子罗雪。悲痛让罗雪变得疯狂,她不相信丈夫会死得如此轻如鸿毛,疯了一样摆弄着钱之江冰冷的尸体,希望能够找到情报。突然,罗雪注意到从未离开钱之江手腕的那串佛珠不见了踪影,又想到钱之江遗言中的一句“佛在我心中”。罗雪毅然拿起剪刀,向深爱的丈夫的腹部剖去。佛珠破腹而出,钱之江苦心刻在佛珠上的情报也安全地到达了“彩云”的手中。由于钱之江的情报,国军绞杀特使会议的行动失败。在“凡可疑者格杀勿论”的命令下,特务连夜潜入7号楼,除唐一娜以外,汪、裘、童三人全部被杀。刘司令也最终死在了代主任赠与的电话机——小型炸弹上。回到现实,年迈的安在天在作家麦家的陪同下,再次踏上了去701的征途。因为,“解密日”到了,他被解密了……